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32277.com > 32277.com

【坤廷乾坤正道】黑猫与魔女


发布日期:2019-08-25 21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衣服刮过草丛,“沙沙”的响声和颠簸的感觉吵醒了睡得正香的黑豹幼崽。可出生不过几天,它还没有睁眼的能力,只好小小地扬起脖子,去嗅身边的气味。

  穿着白色对襟长衫的男子正跑着想摆脱身后的猎户,突然发现怀里的小东西有了动静,一时间又惊又喜,赶紧躲到树后,摸了摸小黑豹的脑袋。

  猎户的声音粗犷,说话又凶神恶煞,听起来颇为骇人,小黑豹拱了拱男子的手心,看起来是有些被吓到了。

  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男子捏了捏小黑豹细细软软的耳朵,展颜露出一个浅笑,低下去在它的头顶落下一个轻吻。

  男子躲在树后盯着,直到完全看不见人影之后,才舒出了一口气,他靠着树干坐下来,手指点点小黑豹的鼻子,“你的小命保住啦。”

  小黑豹觉得自己鼻尖痒痒的,轻轻打了个喷嚏,仰头凭着感觉叼住了男子的指尖,牙还没有长齐,它也没用多大的力气,咬起来一点都不疼,更像撒娇。

  “我给你取个名字吧。”男子清亮的眼底像淌着一滩温柔的泉水,看着它的动作漾出几圈波纹,“就叫蔡徐坤,怎么样?”

  灵智还没完全开化,只能听清却不能听懂的小黑豹却也觉得这个名字熟悉,跟这个人一样熟悉,它下意识地舔了舔他的指腹,算是同意了。

  温泉一样轻缓舒适的感觉流遍全身,紧接而来的是筋骨重塑的痛苦,它小声嚎叫,却被男子抱紧安抚:“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不一会儿,刚刚的小黑豹已经化形成了小黑猫,它的毛皮被刚刚疼出的汗浸得水亮,爪子还在轻颤,只有舌头依旧一下一下舔着男子的指尖。

  “巧了,咱们茶馆的猫也刚下了崽子。”小二拿起扣着的茶杯给他倒了一半,“您在大堂喝喝茶听听书,过会儿它吃饱了,我就给您抱出来。”

  “往日里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故事,今儿个我给大家伙说个没听过的。”说书先生一开折扇,轻轻摇了几下,“就说这六百年前鬼女血脉朱正廷和猎魔人少主蔡徐坤的故事。”

  说书先生也不恼,继续悠然地晃着折扇:“这话就不对了,没听过就是胡说,哪来的道理?况且大家平日里听的故事,你又怎知不是前人胡诌的?”

  看见人们都安静下来,说书先生抿了抿手边的茶水,清清嗓子:“要讲这故事,就先得讲讲这鬼女。鬼女怎么来的?无处可知,有人说她跟那北方酆都大帝是同根的兄妹,有人说她是游荡的鬼灵凝聚而成。”

  他一看众人的兴致被吊了起来,脸带上笑意:“可知道的是,这鬼女容貌秀美,举手投足勾人心魄,能通灵驱邪,善施异术。而她与凡人婚配诞下的孩子若是女婴,便继承血脉;若是男婴,就与常人无异。”

  “问得好。”说书先生朝他那儿一指,接着放下折扇朝天作了个揖“那是九百年前,当时的皇帝微服出巡,正巧碰到一个在溪边浣衣的鬼女血脉,皇帝对她一见钟情,硬是要纳她当妃子,结果被鬼女血脉一顿臭骂,皇帝恼怒,又有国师在一旁煽风点火,于是他一回宫立刻下旨。”

  他摆出皇帝坐在龙椅上的架势:“‘朕瞧着用鬼女说她轻了,分明是妖女、魔女!定是她用了邪术迷惑了朕。国师!你速速去召集江湖上的能人异士,给朕剿灭了鬼女血脉!’当时的国师领命之后,便贴了皇榜,而招来的人也就成了所谓的猎魔人。”

  “也太不要脸了!怎么有这样皇帝!”有个年纪轻的姑娘气急了,骂了两句暴君,随即又难过下来,“那这又是姑娘少爷碍着世仇不得善终的故事?”

  “这你就说错了一个地方。”说书先生摆摆手,勾唇一笑,“确实是碍着世仇不得善终,可这最后的鬼女血脉朱正廷,却是个实打实的男人!”

  男子听到这里轻轻一笑,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刚好小二抱着小黑猫回来,吃饱喝足的幼崽嘴边还挂着一点奶渍,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。

  他接过抱到怀里,照价钱付了银子后又偷偷给小二手里塞了两颗银锞子。惹得对方差点激动地叫出声来。

  男子眼含笑意,正准备起身,就听到说书先生讲到了蔡徐坤和朱正廷的初遇。他的身形一僵,随即拂袖而去。

  空调的风机呼呼作响,朱正廷仰躺在沙发,脸上盖着一本时尚杂志,不过从下面传出的平稳呼吸来听,大概是一点都没看进去。

  门沿上的灵铃随着开门震出动波,掀掉了挡光的杂志。朱正廷嘟哝一声,揉了揉眼睛,慢悠悠地爬起来,把下巴搁在靠背上:“欢迎光……”

  “你是想我用兽形叼着这么多东西回来?”蔡徐坤走到茶几边把手里拎着的几大只黑色塑料袋放下,“那家店关门了,老板娘说这些全都送你。”

  蔡徐坤冷着脸把他拽起来,坐到空出来的地方,结果朱正廷没骨头一样,不一会儿又枕到了他的大腿上,还笑嘻嘻地捏住他的鼻子:“你干嘛一副我欠你几百万的样子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?”蔡徐坤攥住他的手,眼色深沉盯着他手腕上凸起的一条疤痕,“血玉是怎么炼的?”

  听到威胁的人立刻改成圈住蔡徐坤的脖子,抬起上半身在他的脸颊印下一个轻吻:“我保证下回不炼了。”

  蔡徐坤跟他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,最后还是败下阵来,他叹了一口气,俯身下去含住了朱正廷的嘴唇,温柔地磨蹭。

  这在他幼崽时期更加明显,朱正廷一旦离开他几米远,就会有半透明的鬼灵聚集起来,琢磨着怎么把这只充满灵气的小黑豹吞吃入腹。

  那时没有好的取血工具,朱正廷就用最原始的方法,拿匕首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,血不知流了多少,才炼出那么一颗护体的血玉。

  后来蔡徐坤知道了,还没化成人形能力的小黑豹只能怜惜地舔舔那个结痂的伤口,再去舔舔朱正廷一直弯着的嘴角。

  灵铃又是一震,朱正廷赶紧抵住蔡徐坤的胸口,给了他一个眼神。后者撇撇嘴,乖乖弓起后背,变成了一只毛色黑亮的孟买猫。

  “你好,我姓赵,叫赵梦兰。”三十出头的女人拉着小姑娘走过来跟他握了握手,“这是我女儿,李梓梓。”

  朱正廷又看了李梓梓一眼,七八岁的小姑娘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生气,一双圆眼睛滴溜溜地四处乱看,最后落到了他怀里的黑猫上。

  “他是只公猫,叫坤坤”朱正廷捏了一小块冻干塞到黑猫嘴里,对上李梓梓的眼睛,“你怎么会随身带着给猫吃的东西?”

  “我听说你会驱鬼才来找你。”赵梦兰皱紧眉头,看起来像遭受了很大的痛苦,“梓梓刚出生的时候总是对着空气笑,我原本以为她只是活泼。可随着她越长越大,我发现她自言自语的次数越来越频繁……”

  赵梦兰的工作忙,很忙,忙到没空管李梓梓,忙到没看住老公。本来李梓梓不应该判给她,可惜她老公的新欢讨厌小孩子,只能让赵梦兰抚养。

  李梓梓从小就乖,很乖,却也不像是那种自闭的乖,而是一副浸在爱里长大的样子:乐观、善良、富有同情心。

  甚至在父母离婚的时候,李梓梓也没有哭闹,反倒是给了赵梦兰一个拥抱,擦干净她脸上的眼泪:“妈妈,梓梓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  这样乖巧听话的女儿让赵梦兰感到深深的愧疚,在李梓梓七岁生日那天,她抱着补偿的心理带了一个蛋糕早早下班回家,却没看到李梓梓。

  这话一出,赵梦兰的背上又是一层冷汗,她住的一直是父母留下来的房子,自从她老公净身出户以后白天哪还会有人在?

  赵梦兰想了想,抓住女儿的手决定先出去,可李梓梓挣扎起来,赖在原地死活不肯走:“不是陌生人,是芝姐姐!”

  “梓梓告诉我,这个芝姐姐从她出生的时候就在房子里。”赵梦兰单手撑住额头,垂着眼皮,“在我不在家的时候,她们就会玩捉迷藏……”

  “你能想象吗?”她抬起头,乌黑的眼睛里全是恐慌:“有个不干净的东西在我的家里,一直缠着我的女儿。”

  朱正廷侧头去看了一眼趴在沙发上和黑猫面面相觑的小女孩,身上的光芒依旧纯净,没有染上一丝鬼气。

  目送这对母女出门以后,蔡徐坤舒展身体,变回了人形,他把嘴里一直含着的冻干吐进垃圾桶:“我又不是真的猫。”

  蔡徐坤摇摇头:“什么味道都没有,要么是她有妄想症,要么就是那个芝姐姐连游魂都算不上,铁算盘,只是被房子锁住的灵体。”

  “是被房子锁住吗?”朱正廷摸摸下巴,将赵梦兰写下地址的纸翻了个面,那里突然燃起幽蓝色的火焰,直到烧成几个字一样的空洞。